<em id="8d1e8"></em>
        1. 聊笔阁

          魔法玄幻|武侠仙侠|现代都市|言情小说|历史架空|军事天地|网游动漫|竞技小说|科幻小说|恐怖灵异|同人小说|经典美文
          |繁体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小说 » 原来我是妖二代
          温馨提醒:“聊笔阁”全站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423 下毒(4200)

          作者:卖报小郎君
              “几家势力都在这里,很好,非常好。”祖奶奶开口,无视了清徽子和道佛协会众?#35828;目?#27714;。

              “回答我一个问题,我放过你们。不回答,我今天先灭了卡舒布,再把其他几个家族,一个接一个,连锅端。”

              “其他人别插嘴,安静看着,我的目标不是你们。也别跑,跑了就会闹出乱子,场面失控的话,我全杀了。”

              漂亮!

              祖奶奶?#31449;?#26159;聪慧的姑娘,李羡鱼心里暗暗喝彩。

              她这句话说出口,等于安了大部分?#35828;?#24515;,让那些以为会殃及池鱼的势力看见了活路,把他们和卡舒布、默瑞等家族分割开。

              咦,目标不是我们。

              那我们可以活着离开,不用直面一位极道巅峰。

              果然,在无声的目光沟通中,各大势力的人安静了下来,不再如同之前同仇敌忾,而是采取明哲保身的态?#21462;?br />
              “狂妄,简直狂妄,一个接一个连锅端?你有这个能力吗,你的传人只是一个弱鸡,你有这个能力吗。”库尔特·卡舒布在心里疯狂哔哔,疯狂呐喊。

              但不敢说出口,刚才在鬼门关走了一遭的经历,让他不?#20197;?#22810;嘴了。

              这个女人是疯子,杀伐果断的疯子。你不要想着和她讨价还价,因为她随时会一刀子砍死你。

              而且,就无双战魂刚刚展现出的气机,无敌,在场没人是她对手。

              “什么问题?”默瑞老家主战战兢兢道。

              “灭魂枪怎么来的。”

              “当年从大清国库里搜刮来的。”犹豫了一下,默瑞老家主说。

              “怎么炼制成法器的?”

              “集各家之力,耗时百年,方才打磨出灭魂枪。”

              “灭魂枪.....”祖奶奶细细咀嚼着这个名字,嘴?#26538;?#36215;冷笑,“你说谎。”

              几家家主相互看了看,连忙摇头:“没有,没有说谎。”

              “龙骨与龙珠同出一源,即便是在当年,战魂法阵也没有真正的把龙珠炼制成法器,而是根据它的特性,以它为根基,创出了炼魂法阵。就凭你们几个没出过极道的家族,也配将龙骨炼成法器?”祖奶奶冷笑着。

              “回答这个问题,放你们一条活路。”

              只要回答这个问题,就能活下来。但此时此刻,几位家主竟默契的缄口。

              果然,祖奶奶是为了此事而来。

              与我目的相同。

              原来她也知道万神宫的狙?#31508;?#20214;不同寻常,是我多虑了,祖奶奶虽然逻辑能力差,不?#19981;?#21160;脑子,能动手绝不哔哔,可好歹是活了一百多年的老前辈,她自有自己的判断。

              我想查这件事,只能偷偷摸摸,?#27807;?#29306;牲美色,祖奶奶就不一样了,直接硬刚,开门见山(还蛮押运)。

              她有这样的底气和实力,只要她肯豁出去。

              从古至今,血裔界从无如此霸气的女子,唯无双战魂。

              祖奶奶这趟?#20998;?#20043;行,是不是宝泽授意的?或者心照不宣?

              宝泽作为官方组织,即便要查,恐怕也是如他一样,在暗地里偷偷摸摸的查,吃力不讨好,但如果无双战魂出面,情况就不一样。

              这是她的事,她是受害者,而这位如果无法无天起来,血裔界真没人能制得住。

              你也不可能调集军队过来,来了也没用,祖奶奶往大城市里一站,就跟你在这里打。犯怵的还是他们。

              血裔界的事,血裔界自行解决。

              血裔界有人能抗衡发狂的无双战魂吗?

              除非忘尘重生。

              “就算你杀我们,?#20998;?#34880;裔界总归是不会放过你,你真不考虑自己传人吗。?#32972;聊?#21322;天后,默瑞家主底气不足的嘴硬。

              ?#26263;?#20113;子连S级都不是,但我现在却能压的你们不敢抬头,知道为什么吗。”她说。

              几位家主略一?#20102;跡?#24819;明白了,于是?#25104;?#19968;下变的很难看。

              “你们?#20204;?#24184;,庆幸自己只是微不足道的蝼蚁,不值得我自碎灵珠。但如果你们不能为我指出对手,那将由你们承受我的怒火。”

              “李前辈,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要自碎灵珠,你再想想,你再想想....”灵宝真人一把拽过来丹云子。

              你?#31383;。?#36825;是你传人啊,你传人还在。

              道佛协会的人纷纷聚拢过来,像是为丹云子造势。

              清徽子泫然欲泣,哀声道:“祖奶奶,哥哥做错了什么你要这么对他,您需要传人温养龙珠,他二话不说就接受了,不惜耗费自己的精血,你不?#19981;?#20182;,他也受着,一点怨言都没?#23567;?#25964;您,爱您,只希望您能正眼看他,认同他,接受他。”

              “就算哥哥他得位?#24509;?#21487;也是您自己选的啊。”

              丹云子也眼巴?#20599;目?#30528;她,满脸委屈。

              祖奶奶有点恼火,她在这边和洋鬼子们“谈?#23567;保?#36523;边的自己人反倒一个个拖她后腿,?#23433;?#21334;可怜,搞的好像后院起火似的,惹人笑话。

              “你姓李吗?”

              “你的异能是强化吗?”

              突如其来的两个反问,像尖锐的针扎进?#32622;?#20457;心里。

              “?#38405;?#21733;哥的?#25163;?#32456;其一生,最多最多只是个S级,这?#38382;?#38388;我教了不少道法,教了他不少经验,以后,我?#22815;?#25945;。帮他打开顶尖S级的大门,这是我给他的回馈。但他从来就不是我的传人。”

              “我的传人已经死了,无双战魂再无传人,李?#20197;?#26080;血脉。支撑着我活下来的,是仇恨。”祖奶奶这番话既说给?#32622;?#20457;,也说给在场的所有人。

              丹云子本就惨白的?#25104;?#39039;时连嘴唇也褪色了,他愣愣?#30446;?#30528;祖奶奶。

              清徽子瞪大眼睛,咬着唇,又委屈又气愤。

              其实只看祖奶奶的回馈,这笔交易是赚的,按照目前的发展,?#32622;?#20457;也不会有生命危险。而丹云支付的,仅仅是做为载体所提供的精力,却能得到通往顶尖S级的迢迢大道。

              但人心总是不满足,不满足仅仅是交易,他们想成为李家正?#24120;?#23376;子孙孙成为战魂传人。

              李羡鱼心里?#24509;?#38453;的悸动,很难用言语表达此时的心情。激动、喜悦、悲伤....都?#23567;?#24680;不得立刻抛来伪装,扑进祖奶奶怀里,嘤嘤嘤的说:讨厌啦,您的曾孙?#22815;?#30340;好好的。

              但他忍住了。

              “所以,你们不要有任何侥幸,不要有多余的挣扎,坦白告诉我,放你们一条性命。”祖奶奶想了想,想到了某部电影里的剧情,她?#30446;?#36947;:“这样,我们改变一下游戏规则,我给你?#21069;?#20998;钟的时间,你们几家里谁?#25954;?#21578;诉我真相,我放过谁。其他几家,我回?#35775;?#20102;他们。”

              谁先坦白谁活着,其他人死。

              这一下,几位家主都急迫起来。

              这是威胁,却不是吓唬,她真敢这么做。刚才那眼皮子都?#24509;?#30340;杀人行为,让众人不敢有丝?#20004;?#24184;心理。

              “好,我们可以告诉你一切,但不能在这样的场合说。你必须保证不再找我们任?#25105;?#23478;的麻?#22330;?#27492;事,就此罢休。”库尔特·卡舒布低声道。

              这是他们几个家主商量后的决定。

              祖奶奶点头。

              库尔特·卡舒布等人领着她离开晚宴大堂。

              人一走,剩下的人立刻活跃起来,卡舒布的执事们匆匆进来,抬走尸体。

              “我们可以走了吧。”

              “赶紧离开,以后无双战魂出现的场?#24076;?#25105;都不参与,这疯婆子,无法无天。”

              “嘘,小声点,你不要命了?人刚走没多久,万一回头来杀你....”

              绅士老爷们争先恐后的离开,贵太太贵小姐们提着裙摆,紧跟在自家男人或长?#37319;?#21518;,场面一点都不优雅,闹哄哄的。

              ......

              “一下子就走光啦,人去楼空,徒留狼藉,不慎凄凉。”身后传来淡淡的声音。

              李羡鱼端着香槟,没有回头,听声音就知道是?#24867;?#21917;了一口,才笑道:“你不也没走吗。”

              “不?#20445;?#30475;会儿热闹。我亲身经历了那场动荡,也想知道原因,说起来,当初那群境外势力找到我,想要离开万神宫,还是我给无双战魂通风报信。”李佩云来到窗边,望着下方行色匆匆的?#20998;?#36149;族血裔们。

              “还有这种事?”李羡鱼诧异的转身,表示难以理解:“为什么?”

              “大概是觉得无聊吧,人生难逢知己,对手更难得。李羡鱼是一块磨砺武道的奇石,他出现、崛起,与他几次较?#24656;校?#26159;我境界提升最快的日子。”李佩云?#25104;?#30340;惋惜不是假的。

              “听着让人由衷向往,不愧是年轻一代最?#31354;?#20043;间的较量。”李羡鱼拍马屁的功夫如火纯青,不管是谁,他都?#39336;?#20851;?#33633;?#29702;的很好,那些与他?#27426;?#30340;,要么是他懒得交朋友,要么是立场不同。

              “真是项羽与刘邦般的情谊呢。”他补充了一句。

              倒是没想到李佩云还做过这样的事,李羡鱼心情颇为复杂。

              他自己也搞不太清楚对李佩云的感觉,看到这家伙,总忍不住想怼一怼,?#21584;?#36825;样身份不能暴露的情况,也忍不住想?#21917;ぁ?br />
              说白了,看到李佩云就怼他....这样的感觉。

              但又不是真的想他死。

              “对了,说句心里话,”李佩云笑道:“你的英文和我一个水平的。”

              “.....讨厌。”

              两人一杯又一杯的喝着酒,在空旷的大?#32654;錚?#36830;道佛协会的人都走了。

              过来半个小?#20445;?#20182;们看见无双战魂出现在视野里,她独自一人离开了庄园,美好的背影消失在黑暗?#23567;?br />
              “无双战魂得到她想要的答案了吗?”李佩云自言自语。

              “不知道,若是卡舒?#20960;?#23376;死了,便没?#23567;?#33509;?#22815;?#30528;,便是了。”李羡鱼说。

              许是太久没和人指点江山,李羡鱼问道:“你觉得这件事背后意味着什么?”

              李佩云一愣:“什么意思。”

              他知道的信息或许不多,我给他点提示.....

              李羡鱼提示:“无双战魂刚才说,没出过极道的家族,不可?#39336;?#40857;骨炼制成法器。这句话很有嚼头。”

              李佩云:“有什么嚼头。”

              “......”李羡鱼瞪大眼睛。

              ?#24867;?#20320;这智商堪?#21069;。?#20320;是怎么活到这么大的?

              “哦....”李佩云像是突然?#20174;?#36807;来,恍然大悟:“你是说这几个家族,曾经出过极道?”

              “......”

              上帝把智慧洒满人间,唯独?#24867;?#20320;打了把伞。

              “加个微信吧,回头我们再聊。”李羡鱼看着推开门走来的杰森·卡舒布,掏出?#21482;?br />
              他在考虑怎么?#19968;?#20250;坑李佩云。

              李佩云一般人是不会给联系方式的,但他对这位国内名不经传的李倩予女孩很有好感,不仅仅是美貌和气质,主要是觉得性格相投,与她聊天很舒服。

              双方加了微信。

              “不一起走?”李佩云皱眉。

              “还有事情要办。”李羡鱼微笑。

              李佩云看了眼杰森·卡舒布,再深深看一眼李羡鱼,默然转身离开。

              “你怎么?#22993;?#36208;?”杰森·卡舒布问道。

              “刚才,我是被逼无?#21361;?#26080;双战魂要求我为她做翻译。”李羡鱼表情无辜的解释。

              杰森一愣,明白了,她是特意留下来解释了,害怕刚才的一幕让卡舒?#25216;?#26063;记恨。也是,身为一个散修,怀着攀高枝的?#22902;?#32780;来,肯定无比在意卡舒?#25216;?#26063;对她的感官。

              “我知道,我并没有怪你,倒是刚才的事情让你见笑了。”杰森·卡舒布尴尬道。

              “任?#25105;?#20010;家族都会在无双战魂的淫威下屈服,她真是太过分了。”李羡鱼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祖奶奶干的漂亮啊。

              可惜暂时不能信息共享,而且,他心里还有很多疑问,这些疑?#39318;?#22902;奶未必想到了,未必问了,所以他还是?#20204;?#33258;再问一遍。

              今天的勾搭计划差不多可以了,与杰森·卡舒布正式结识,联赛还长,徐徐图之。

              他正这?#32874;?#30528;,杰森·卡舒布忽然握住了李倩予的手,情深款款:“今晚别走,好吗。从我第一眼见到你,就被你的气质和美丽深深吸引。我见过的所有女人都及不上你一根手指头。再见到你之前,我甚至没想过?#37070;?#20250;有如此动?#35828;呐?#23401;。”

              李羡鱼一愣。

              “请和我交往。”

              “......”

              呕~让我吐一会儿。

              “不,我得回去了。”李羡鱼摇头拒绝,同时抽回了手。

              其实我应该来一段爱情小说里女主的拒绝,?#35748;?#24471;文?#30504;?#21448;不失礼貌。他想起了酒店?#32771;?#37027;本爱情小说,其中有一?#25105;?#26159;类似场?#24076;?#22899;主拒绝男主的对话。

              说的很有意思,很文艺。

              “真是遗憾,但我尊重你。”杰森·卡舒布招来侍者,“把我那瓶好?#39047;?#26469;。”

              酒来了,杰森说这是他珍藏的好酒,自家庄园酿的,产自71年,距今有五十年的历史。

              李羡鱼摇晃着杯中猩红的葡萄酒,心说,真是可恶的?#20160;?#38454;级啊,要是在国内喝这?#20540;荡?#30340;酒,我肯定一?#22815;?#21040;解放前。

              “cheers。”两人碰杯。

              李羡鱼正要喝酒,忽然闻到酒香里掺杂着奇怪的气味。

              下毒了?!

          422 李羡鱼和香火(为盟主“钮祜禄·建波”加更):上一章 返回章节目录 下一章:424 这个弯转的太快

          小提示?#21898;?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
          推荐阅读:点道为止元尊深夜书屋伏天氏我是仙凡牧神记圣墟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太初大王饶命龙王传说斗战狂潮?#23665;?#38382;道大道朝天
          幸运赛车视频

                <em id="8d1e8"></em>

                        <em id="8d1e8"></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