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8d1e8"></em>
        1. ?#35851;?#38401;

          魔法玄幻|武侠仙侠|现代都市|言情小说|历史架空|军事天地|网游动漫|竞技小说|科幻小说|恐怖灵异|同人小说|经典美文
          |繁体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小说 » 谋断九州
          温馨提醒?#35851;?#38401;全站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三百二十二章 问答

          作者冰临神下
              徐础摇头

              冯菊娘一愣公子不肯随我进城太皇太后的人很快会到他们

              城里想不出办法徐础道

              大郡主说

              徐础还是摇头欢颜郡主也不能为所欲为为了掌控邺城她需要借助许多?#35828;?#21147;量比如湘东王比如济北王父子最重要的一位就是太皇太后我来思过谷太皇太后已然不满若在此时再去城里只会更加惹怒她给欢颜郡主带去麻烦

              这不是给谁添麻烦的事情太皇太后要杀公子大郡主至少能保住你的性命

              徐础笑道如果威胁到她在邺城的地位呢

              大郡主她应该

              我不想知道答案也不想看到我留下冀州军若在西京大败邺城?#38382;?#24517;危欢颜郡主虽会因此备受质疑但是也更受依赖那时救我顺理成章太皇太后也得让她几分

              冯菊娘呆了一会官兵若是大胜呢

              欢颜郡主的名声将如日中天她的计划都将一一实现但是向她争权的人也会蜂拥而至没办法邺城还是乱摊子的时候所有人都想甩手让别人支撑将倾的大厦哪怕那是一个女人一旦大厦重新立住曾经甩手的人都会回来宣称祖训宣称女人不适宜掌权欢颜郡主有所得之时也是有所失之日

              冯菊娘?#32842;?#22905;太明白公子这番话的意思良久之后才道冀州势危大郡主掌权能救公子冀州势盛大郡主必须与他人争权可能没办法说服太皇太后公子既然想得这么清楚就自己想个办法吧最好逃走远离这个是非之地

              你呢

              我冯菊娘笑了笑在是非之地待得久了我已经?#19981;?#19978;这种地方大郡主需要我当然我现在还帮不上大忙但是公子刚才的那些话对我十分有用无论势危还是势盛我都知道怎?#31383;?#21161;大郡主了

              欢颜郡主将会十分高兴有你相助

              唉希望官兵在西京我也不知道希望什么了势危与势盛对田匠会有何影响万一公子不在?#20197;?#20040;做才能将他救出来

              不必救

              不必救公子的意思是田匠自己还能逃出来

              有可能

              ?#30343;?#21487;能而已蛮王这一次备加小心据说光是看守就有六十人三班?#21482;?#24635;有人盯着他田匠便是化成苍蝇怕也难飞出?#30784;?br />
              邺城盛危与此无关这件事不要去求欢颜郡主她一开口反会激怒贺荣平山嗯但是你可以帮田匠一把派人结?#30343;?#21355;贿以重金

              ?#31456;?#23432;卫让他们偷放田匠冯菊娘眼睛一亮

              不不那样的话将会?#23454;?#20854;反你要求他们善待田匠仅此而已别无它求如果守卫生疑你就说自己是田匠的妻子

              公子说的什么话我与田匠没?#23567;?#19981;是我自夸冯夫人三字在城内小有名声有没有丈夫丈夫是谁贺荣守卫一打听便知我可以说是田匠的相好他们肯定相信

              徐础笑道都可以总之不要提出过分的要求循序渐进如果能见田匠?#24187;?#26368;好不过见不到也无所谓若是见面听田匠指示你万不可自行其事

              明?#20303;?#20911;菊娘明显松了口气田匠是个好汉会自己救出自己她突然笑了公子也一样虽然虽然你看上去不像

              冯菊娘不再相劝但她还有几句话要说事情已经定了也就三五内太皇太后就会发出懿旨将小郡主许配给蛮王到时就再也没有回头路我见过小郡主两?#21361;?#22905;冷静得可怕公子我敬佩你的才智与为人但是有时候你也很可怕

              我

              瞧啊接触过公子的人发生了多大?#35851;?#21270;从前的人不说便是在这思过谷里就有许多寇道孤被逼出世甘愿在湘东府里当?#24187;?#26080;足轻重的幕僚我明白他的用意就是要等有朝一日飞黄腾达向公子复仇昌言之本是冲锋陷阵的将军如今则是与世无争的闲人小郡主唉小郡主?#35851;?#21270;最大也是我最不愿看到?#35851;?#21270;公子你救了小郡主代价是先将她扼杀

              你说得太夸张些徐础笑道心里却不觉得可笑

              是夸张了些但其中的意思公子是明白的冯菊娘撑开伞走进雨中很快消失不见

              雨势丝毫没有停止的意思雨水盛满了徐础等人从前挖出的沟渠向庭院漫延向房屋?#24179;?#30452;到只差一两寸就将越过门槛的时候突然间雨住天晴

              好几间屋子漏雨老仆招唤众人趁?#24597;?#27934;还不太明显赶快修葺

              除了守卫入口的?#35813;?#23448;兵谁也不知道冯菊娘曾经来过

              修房顶不是一两天的事情次日午后众人正在忙碌从邺城又来一批人也不通报直?#24433;?#22260;书房与徐础的住处不许任何人靠近然后带头的官吏进屋问话

              看到费昞徐础明白欢颜郡主还?#21069;?#20013;帮了他一个忙

              费昞四处打量见席子没变微微点头见书桌上下堆满书籍与纸张微微摇头

              稀客徐础起身拱手道

              麻烦的主人费昞也一拱手不等邀请自行坐下向窗外望了一眼谷?#37266;?#26679;都好就是潮气太重下雨之后尤为不?#21834;?br />
              正是而且雨后易生蚊虫今晚要被咬得遍体鳞伤

              离开这里就不会被咬了

              哪里没?#24418;?#34411;或多或少而已

              该走的时候怕是由不得你我不是来聊天的乃是奉旨查案

              恭喜费大人高升

              不必按道理会有书吏在旁记录但是我觉得此案不宜书著于册因此?#30343;?#20320;我二人交谈所谈之话我将如实上报太皇太后

              也唯有费大?#22235;?#24471;太皇太后如此信任

              费昞叹了口气颇有些话想要倾述但是一想到这次交谈全要上报他又忍住现有范门弟子姓于名瞻声称前些天济北王世子前来思过谷比试马球时费昞忍不住重重地哼了一声对这种事情十分不满偷听到徐公子与某人在这间屋子里密谈将要谋害湘东王父女于瞻不认得另一人也没看清面貌但是猜测他是济北王府里的幕僚以当天的情况来看应当不差

              太皇太后相信此?#35828;?#35805;

              太皇太后并非全信所以派我过来查问徐公子只需回答问题世子来的那天你与人在书?#24656;?#20132;谈

              是

              这人是谁

              一位故人

              故人也得有名有姓

              姓乔名签求签之签本是江东七族子弟现在秦州降世军中为将徐础早已想好应对之辞编出一个人物

              既是?#35328;?#24590;会成为济北王的幕僚

              于瞻猜错了乔签并非任何?#35828;哪?#20698;他在前一天晚上潜入山谷次日众人都去观赏马球他与我闲聊恰?#26432;?#20110;瞻听到

              潜入山谷官兵一直监守山前山后因为世子要来前一晚的守卫尤其森?#24076;?#24182;无报告说有人潜入山谷

              既是潜入当然不会被看到此人没走大小道路翻山而入

              先不说怎么潜入他是?#35328;?#26469;此?#38382;n?br />
              带来金圣女的信请我去秦州但我拒绝他就走了

              不对?#20174;?#30651;所言你们?#31508;?#35848;论的是湘东王与芳德郡主似乎你为了阻止芳德郡主另嫁他人意欲对湘东王父女不利

              徐础一直不知道于瞻偷听到哪些内容经费昞提示心中更加有底笑道我二?#22235;?#26159;闲聊王签为人?#21414;?#21457;现芳德郡主在此避婚因此想要借机行离间之计被我识破于瞻若是如实上告应当说起我?#31508;?#26126;确拒绝

              他说徐公子虽有拒绝之词但是颇显犹豫看样子是要考虑之后再做回答

              我考虑之后的回答也是拒绝

              然后你让王签走了

              王签毕竟是故人我不忍将他交给官府是我之罪

              费昞又问下去务求细致前因后果交谈内容都要明明白白徐础有问必答虽是谎言几乎不显破绽

              费昞觉得差不多了起身道到此为止我将如实上报一切徐公子有罪无罪罪大罪小皆由太皇太后定夺

              邺城没有刑吏了

              嘿你?#20204;?#24184;不是由刑吏来管此事

              也对费大人慢走恕不远送

              费昞没有立刻告辞接下来的话我不会上报?#30343;?#29087;人之间的私下交谈

              希望不会被人偷听到徐础笑道

              费昞不笑你刚才的那些话倒是滴水不漏但是没用事情既然到了太皇太后那里你便是一言不发也会有罪逃你是逃不掉的尹侍郎说你不是避世之人我相信他的判断所以多嘴提醒两句既然不肯避世何必住在思过谷里徒惹是非你不称王想必是要辅佐明主如今明主就在附近你还犹豫什么

              不等徐础回答费昞转身走了

          第三百三十一章 不留上一章 返回章节目录 下一章第三百三十三章 进城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
          推荐阅读点道为止元尊深夜书屋伏天氏我是仙凡牧神记圣墟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太初大王饶命龙王传说斗战狂潮飞剑问道大道朝天
          Ƶ

                <em id="8d1e8"></em>

                        <em id="8d1e8"></em>